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A生活通 >【丰云】罗彻斯特影像三雄最后身影,全录卖身富士软片
【丰云】罗彻斯特影像三雄最后身影,全录卖身富士软片

美国纽约州罗彻斯特市过去因拥有柯达、全录、博士伦这三大全球光学龙头企业,曾有「世界影像中心」美名,谁知三大企业一一凋零,博士伦在 2007 年由华平投资(Warburg Pincus)收购下市,2013 年再转售给加拿大药厂范立恩(Valeant);柯达于 2013 年破产;如今罗彻斯特三巨头中最后一家全录,也卖身日本企业。

多数人对全录(Xerox)的了解,来自无数贾伯斯传记电影不断提起的帕洛奥图研究中心( Palo Alto Research Center,PARC),叙述贾伯斯、比尔盖兹先后窃取了全录帕洛奥图研究中心的图形介面、滑鼠等创新概念,但全录本身却没能好好利用;其实全录并没有那幺失败,帕洛奥图研究中心光是雷射印表机一项发明,就让全录赚回研究中心的投资。随着时代变迁,办公室的王者全录,如今悄悄称臣,宣布将併入先前与日本富士软片(Fujifilm)成立的合资公司富士全录(Fuji Xerox),并由富士软片占有 50.1% 过半股权。

在亚太地区,富士与全录有悠久的合作历史,双方姻缘由英国摄影大厂兰克公司(Rank)牵成。1956 年,兰克打算寻求本业以外的业务,其经理翻阅科学杂誌时发现全录的影印科技,于是与全录成立合资公司兰克全录,引进全录影印机到欧洲市场。兰克全录日后负责欧、亚、非地区的全录产品销售,最初双方持有各半股权,日后全录逐渐增加持股比例,到 1997 年全录买下全数股权,完全持有兰克全录。

1962 年,富士与兰克全录成立股权各半的合资公司富士全录,一开始只在亚太地区代理全录产品,之后富士全录也开始部分自行研发。1982 年富士全录从全录买下纽、澳、星、马的销售权,2000 年时,全录又将中国与香港业务交给富士全录,2001 年,富士软片将持股提升到 75%,为完全收购打下基础。

全录自 1999 年股价狂跌后,就一直呈现牛皮走势,市值在 80 亿美元上下,相对的富士软片市值则在约 220 亿美元上下。全录的牛皮走势让许多大股东不满,虽然全录营收获利仍保持水準,但大股东卡尔‧伊坎(Carl Icahn)、达尔文‧迪森(Darwin Deason)对公司「缺乏策略」感到相当不满,屡屡要求全录高层大换血,这种市场压力可能是全录乾脆卖身的原因之一。

如今全录将先与富士全录合併,新公司合併年营收将达 180 亿美元,富士软片放弃旧富士全录 75% 股权,换来合併后新富士全录 50.1% 绝对多数股权;原本全录的股东,每股将得到 9.8 美元现金,总计 25 亿美元,总交易金额达 61 亿美元。此后,全录这家美国代表性厂商,将不再独立存在,成为富士软片旗下公司。

对罗彻斯特本地经济影响不大

富士软片对全录原本就相当有兴趣,富士软片执行长古森重隆曾在 10 年前感叹,要是他再年轻 10 岁,他就会考虑买下全录,当时古森重隆显然认为他没办法活到富士软片有能力买下全录,没想到时代变化快得让他无法想像。如今古森重隆竟然亲自买下全录,可说提早如愿以偿,但这对富士全录的员工来说可能不是好消息,因为合併后第一件大事就是大砍五分之一员工以重整公司,将裁员 1 万人,分 3 年编列 720 亿日圆的裁员支出预算。

日本公司买下美国企业的许多前例下场并不佳,东芝收购西屋才刚以灾难收场,而总体来说,大企业购併的历史纪录也不是很理想,失败纪录历历在目,包括 Nextel – Sprint、时代华纳美国线上(Time Warner-AOL)、戴姆勒克莱斯勒(Daimler-Chrysler)都是大企业合併后下场不佳的惨痛教训。不过富士软片与全录自 1962 年共同经营合资公司的默契与彼此了解程度,有助于双方走出大公司购併的主要障碍:企业文化差异与沟通问题。

富士全录的未来可能较其他大企业合併案来得乐观,但是全录遭购併,对美国,尤其是罗彻斯特来说,可说是一种象徵性挫败。罗彻斯特最初以水力发展轻工业兴起,没落之后,转型成为光学工业之都,是柯达(Kodak)、全录的创立地,也是博士伦(Bausch & Lomb)总部所在地。罗彻斯特因这三大全球光学龙头企业获得「世界影像中心」地位,谁知三大企业一一凋零,让罗彻斯特情何以堪。全录创始员工乔瑟夫‧威森(Joseph Wilson)家族听到全录出售消息,表示深感哀伤,但仍祝福新的富士全录。

不过,旧的不去新的不来,全录早已转移总部到纽华克,这次购併对罗彻斯特影响不大。柯达破产大裁员,以及博士伦出售都已是过去式,光学三巨头不再是罗彻斯特最大雇主,罗彻斯特并未因为大企业凋零而跟着倒闭。

2016 年全录在罗彻斯特雇用 6,396 名员工,只排第 4 名,罗彻斯特的最大雇主早已不是企业,而是罗彻斯特大学,雇用 2.76 万人,其次是罗彻斯特医疗体系(Rochester Regional Health)雇用 1.57 万人,第 3 是魏格曼超市(Wegman’s Food Markets)雇用 1.36 万人。罗彻斯特没有过去的三巨头大企业支撑,近年来失业率一样稳定下降,已经回到全球金融风暴前的水準;GDP 除 2014 年微跌以外,年年稳定成长,自 2008 年的 466 亿美元,成长到 2016 年的 554 亿美元。这仰赖的是许多中小企业,如经营应收帐款管理的 ConServe,医疗资讯管理公司 eHealth Technologies,太阳能公司 Sun Common NY 等。

就业更均质分布到中小企业,对罗彻斯特本地经济来说,反而更健康,不会因跨国大企业受到国际变化或管理阶层的风吹草动,突然大裁员,让城市一夕陷入困境。中小企业比起跨国大企业,也更注重本地社区的发展,更愿意结合社区力量,协助社区发展,或是捐助地方慈善需求,并且不像跨国大企业动辄要求兴建基础建设,或是要地方抵减税赋,否则就威胁要迁移总部。

台湾讨论转型危机已经十数年,罗彻斯特历史上经历两次转型危机,先从水力轻工业之都,因为现代能源技术与铁路运输崛起而没落,转型为光学之都,三巨头又渐凋零。企业兴衰本是常态,没了大企业,经济仍然稳定成长,罗彻斯特的经验,或许值得我们多加思量。

相关阅读
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娱乐开户|美好的网上交流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best365体育app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8399app大满贯